雪泥鴻爪 史韻尤新 ——長沙走馬樓孫吳私學簡

返回
時間:2018-07-19 瀏覽次數:523 文章來源:駱黃海

名稱:長沙走馬樓孫吳私學簡

類別:木牘、竹簡

時代:三國

尺寸:長25.2厘米,寬9.6厘米,厚0.7厘米不等

來源:1996年長沙走馬樓平和堂建設工地22號古井出土

今藏:長沙簡牘博物館

1996年,長沙市五一廣場東側平和堂建筑工地J22號古井發現三國時期孫吳簡牘數萬枚,這些集中保存的文書檔案,猶如一座寶庫,詳細、真實地反映了三國東吳長沙郡的社會基本面貌。

震驚,那是一字千金的文物的表白;興奮,那是與挖掘機抗爭后的慶幸;笑容,那是沉睡的文字展露的親切;緊張,那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在這浩瀚的檔案中,一些身份性的名詞不經意的來到人們的眼前,在歷史長河中好似漣漪蕩開。看,漫天雪地中,孫吳私學簡正如同鴻雁雪泥上踏過留下的爪印,韻致長遠,日久彌新。

什么是孫吳私學簡呢?孫吳私學簡是我們為了整理研究這批檔案文書中涉及“私學”、“私學弟子”的簡起的一個名稱。

我們來看下面這一枚簡,

南鄉勸農掾番琬叩頭死罪白被曹敕發遣吏陳晶所舉私學番【1】倚詣廷言案文書倚一名文文父廣奏辭本鄉正戶民不為遺脫輒【2】操黃簿審實不應為私學乞曹列言府琬誠惶誠恐叩頭死罪【3】死罪詣功曹【4】十二月十五日庚午白【5】(J22-2695)

這件文書的形制,長25.2厘米,寬9.6厘米,厚0.7厘米,字體較為端正,已經沒有明顯的橫畫波磔,屬于早期楷書。但其隸書遺韻的痕跡還是較為明顯的。字形方廣,不如楷書平正勻稱,和隸書相似,末筆的捺依然是主筆,略粗壯。橫畫平直,少了楷書的欹側之態。

這是嘉禾二年(公元233年)南鄉勸農掾潘琬呈送上級的文書。“鄉勸農掾”主要職責是核查鄉界居民,掌管戶口,各鄉均應設置,是鄉吏的一種。依文書運轉的通例與格式,這件文書應是上呈縣廷,在臨湘則是呈送侯國的。漢代上行公文呈送的原則是逐級上報,一般不越級。這種做法漢末三國初應無變化。“敕”是文書的一種形式。“案”是查考的意思。“辭”是當事人已牽涉到犯法、違規或訴訟問題,可能已被官府傳去查問、審訊,由官府責令本人自具或派人記錄的申辯、口供。“正戶民”指郡縣管理的編戶民。“遺脫”做“遺漏”解,意思是遺籍脫籍的人,即通常所說的逋逃,與正戶民相對。“黃簿”指戶籍,應該是縣里保存的戶籍。

這件文書主要說的是南鄉勸農掾潘琬“接到縣功曹的敕,要求遣送陳晶所舉的私學潘倚到縣廷言事。核查鄉所保存的文書,(潘)倚又名文,其父叫廣。(倚)的口供承認他是本鄉的正戶民,不是脫籍者。縣曹查看戶口黃簿也證實了(這種說法)。(潘倚)不應成為私學。(潘琬)請求功曹將這一情況上報給府。”

從此案件處理過程,使我們真切了解到三國時代行政處理的一些基本程序,也使我們感受到一件小小的案件,辦理起來是要經過這么復雜的步驟。陳晶舉潘倚為私學,縣功曹接到申請文書后首先要查閱黃簿,發現問題后,隨即下令調查核實這一案件。但是,核實工作也并不簡單,要鄉吏取當事人口供、核對保存的文書,與縣里的初審結果對照,并寫成文書上報縣,還要求將當事人送到縣里接受問詢。經過層層審核,最后的結論可能還需要郡府做出。

這件文書主要是對“私學”身份的審核。透過這一文書,可以了解當時審核“私學”身份還是非常細致、嚴格的。如果潘倚符合“私學”的條件,也許就不需要這么大費周章了。“私學”的條件,由此簡可知一條,即身非正戶民,而屬于“遺脫”。那么“私學”如何理解呢?十萬余枚的走馬樓吳簡中還有不少涉及私學,下面我們再看看類似的私學簡。

私學弟子,南郡周基,年廿五,字公業,任吏,居在西部新陽縣下。嘉禾二年十一月一日監下關清公掾張闿舉

私學長沙劉陽謝達,年卅一,居臨湘都鄉土沂丘。十一月十五日,右郎中竇通舉。( 編號 J22—2617)

入桑鄉私學限米三斛胄畢*嘉禾元年十一月五日下象丘潘囊付三州倉吏谷漢受 中

【注】「中」為朱筆跡。肆·31012

上面列舉的私學簡揭示私學的不同側面,有助于我們更加清晰認識私學的內涵。這些“私學”以不同形式出現在官方檔案文書中,表明它是官方承認的固定化的稱呼,而且官府掌握其名籍。它既可指稱個人,如“私學謝達”,也可以泛指一類人,如“私學限米”。這些私學在特定的語境中有不同的意義,引起了學者普遍的關注。有認為“私學是相對于官學而言的”。有認為“私學是一種具有特殊身份的人口,是由逃亡戶口產生”。有認為吳簡中的“私學”,“其起源當和學業傳授分不開”,有私學與官學相對,是有特殊身份的依附人口,是官方承認的固定化的稱呼,官府掌握其名籍。有認為私學應屬于帶有違法惡行性質的逋逃人口,是與官方文化統治相對抗的異端。有認為“私學”是與“官學”相對而言的,但吳簡中的“私學”是儒者以私人身份招收的學生以及雖游學于學官但不屬于正式員額的學生,他們不是依附人口。有認為“私學”并非是與“官學”相對存在的,“私學”稱謂指代的社會身份,是民間儒學教育體制下的受教育者,其身份的確定很可能有學歷和學績的等級要求。有認為“私學”是吏的一種,是秦漢學吏制度的延續。有認為“私學”一為私學弟子,一指私立教育機構,私學弟子有的是外地而來的客居者,有的卻是本地人,表明其并非逃亡戶口。

通過我們對“私學簡”不同面向的理解,文物的內涵也就栩栩如生。物換星移幾度秋,道不盡人世滄桑變化,孫吳私學簡留給了我們一些疑問,也給我們帶來了一段思考!

我們相信歷史的認識是不斷發展更新的,是一種不斷完善充實的過程。揭開層層歲月的珠簾,講述片片楓葉的情逸,在這厚重的文物面前,我們不由自主的沉醉,流連以及思索,時間沖淡了我們,凝重了歷史。那雪泥鴻爪的文物——走馬樓孫吳私學簡,端走了我們來不及沖開的歷史。它們好似黃土中留下的歷史印跡,讓我們尋一路萬水千山,讓我們繞一段魂牽夢縈,讓我們一起感受,那流淌于天地之間的華夏文明。

長沙吳簡所反映的三國孫吳時期復雜的社會面貌還有很多難以索解的部分,也正由于此,長沙吳簡才有著其歷久彌新,引人入勝的魅力和價值。

【參考文獻】

【1】漢)班固著,(唐)顏師古注:《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版,2006年重印。

【2】(南朝宋)范曄撰,(唐)李賢等注:《后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65年版,2006年重印。

【3】(晉)陳壽撰,(宋)裴松之注:《三國志》,北京:中華書局,1959年第1版,1982年第2版,2006年重印。

【4】宋少華《大音希聲——淺談對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的初步認識》《中國書法》1998年第1期,第7-10頁。

【5】胡平生《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簡牘三文書考證》《文物》1999年第5期,第45-52頁。

【6】胡平生《讀長沙走馬樓簡牘札記(二)》《光明日報》2000年4月7日。

【7】王素《長沙走馬樓三國吳簡簡牘三文書新探》《文物》1999年第9期,第43-50頁。

【8】王素《“私學”及“私學弟子”均由逃亡戶口產生》,光明日報,2000年7月21日。

【9】侯旭東《長沙三國吳簡所見“私學”考——兼論孫吳的占募與領客制》《簡帛研究2001》,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1年,第514-522頁。

【10】秦暉《傳統中華帝國的鄉村基層控制:漢唐間的鄉村組織》《農民中國:歷史反思與現實選擇》,河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6月版,第237頁。

【11】于振波《走馬樓吳簡之私學身份考述》《大學教育科學》2005年第5期,第65-69頁。

【12】王子今、張榮強《走馬樓簡牘“私學”考議》《吳簡研究》(第二輯),武漢:崇文書局,2006年,第67-82頁。

【13】李迎春《走馬樓簡牘所見“私學”身份探析》《考古與文物》2010年第4期,第52-58頁。

【14】鄧瑋光《走馬樓吳簡所見“私學”考》《東南文化》2010年第3期,第66-72頁。

【15】李恒全《走馬樓三國孫吳簡牘“私學”考論》《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4期,第48-54頁。

49期马会通天报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