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書云字何日歸 ——長沙子彈庫出土戰國楚帛書

返回
時間:2018-07-19 瀏覽次數:375 文章來源:萬婧

尺寸:約47cm*39cm

時代:戰國

級別:未定級

現藏于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帛書是寫在絹帛上的書籍。古代帛書的發現目前只有兩次,而這兩次發現都與長沙的名字連在一起。一次是聞名遐邇的馬王堆西漢帛書、帛畫,而最早且最傳奇的則是1942年出土的長沙子彈庫楚帛書。

“為了探到墓穴,他們打了一個非常深,深度大約十五至二十英尺的洞,并沿發掘范圍四周修有一條盤旋通道。……由于木料吃水變重,他們使用一些帶滑輪繩索的簡單機械來啟動覆蓋墓頂的槨板……槨板一被揭開,那兩個男孩便跳了進去。……那兩個男孩試圖掀起吃水變重的槨木,終于掀起了最上面的一根。在這根與下一根之間放著的就是所謂‘折疊起來的皮子似的東西’……當掀起上面的槨木和挪動折疊的‘羊皮’時……結果某種程度的撕裂便發生了。不過,因發現上面有字跡和圖畫,他們還是把它取了,展開晾干,加以檢視。”

上面這段讀起來仿佛盜墓小說的文字,就是經過幾度轉述的長沙子彈庫楚帛書被盜掘的經過,而其中提到的“折疊起來的皮子似的東西”就是本文的主角長沙子彈庫楚帛書。

在紙張發明之前,中國人把文字記錄在甲骨、青銅器、竹木簡牘以及絲帛之上,然而甲骨文和銅器銘文相當于文書記錄,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書籍。中國的書史實際上從簡帛古書開始。絲帛易朽,古代帛書的發現目前只有兩次,而這兩次發現都與長沙的名字連在一起。一次是聞名遐邇的馬王堆西漢帛書、帛畫,而最早且最傳奇的則是1942年出土的長沙子彈庫楚帛書。

上世紀30-40年代,抗日戰爭的烽火燃遍神州,狼煙四起,國門洞開,大量珍貴國寶、文物的盜運和走私幾乎無可控制。長沙子彈庫楚帛書被盜掘出土并流失國外的經過也撲朔迷離,眾說紛紜。近年來,經著名學者李零先生在中美兩國訪問多名當事人,為我們初步還原了楚帛書的盜掘和流轉經歷。據李零先生綜合論證及推測,楚帛書應當于1942年被長沙當地俗稱為“土夫子”的盜墓團伙盜掘出土,1944年由熱衷收藏文物的蔡季襄收藏。1945年蔡季襄在上海與美國人柯強見面,至此帛書隨柯強到美。據蔡季襄回憶,柯強以拍攝清晰照片為由將帛書帶回美國,竊取蔡氏的研究成果發表。對此,蔡氏常以國寶被騙負疚良深。而根據在美國發現的柯強的部分書信內容顯示,帛書為蔡季襄委托出售,柯強經多方兜售,但由于國外對中國文物的價值了解有限,沒有博物館愿意以蔡氏要求的高價購買。眾說紛紜,至今仍為歷史疑案。最終,楚帛書由古董商塞克勒醫生購入收藏,自此聲名大噪。1966年后,它一直是塞克勒醫生的個人藏品。塞克勒現已離世,但他生前曾明確表示總有一天會將此物歸還中國。

楚帛書之所以在文物界聲名赫赫,不僅因為它是目前出土最早的古代帛書,也不僅在于它離奇的身世和坎坷的命運,更是由于它自身豐富的文化內涵,為我們了解先秦時期的思想與文化提供了新的路徑和啟發。那么這篇帛書上到底記載了什么?它到底為什么那么重要呢?

我們現代說“圖書”,主要是指文字書籍,能看到的傳世古書大多也只有文字,但是古代的“圖書”是指圖畫和書籍。有以圖附文的,類似與文字中的插圖;有以文附圖的,直接將文字寫在圖畫上。而楚帛書應該屬于后一種,它首先是一幅圖,一幅寫有作為題記或圖注性質的文字的式圖。

楚帛書寫在一幅方形的絲織物上,整個幅面有三部分文字,當中是書寫方向互相顛倒的兩大段文字,一段有字十三行,另一段有字八行;四周是作旋轉狀排列的十二段邊文,其中每三段居于一個方向,四方的交角部分用青、赤、白、黑四木相隔,每段文字都附有一個神怪的圖形。

1.png

面對這樣旋轉而顛倒的文字,擺在學者們面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它的閱讀順序應該是怎樣的?經李學勤先生研究發現,帛書上十二段旋轉文字的篇名與《爾雅·釋天》記載的十二月名可以一一對應。

正月為陬,二月為如,三月為寎,四月為余,五月為皋,六月為且,七月為相,八月為壯,九月為玄,十月為陽,十一月為辜,十二月為涂。

——爾雅·釋天

帛書中的“取于下”章就相當于《爾雅》十二月名中的正月,以下各章則按月份依次排列,以上冬、下夏、左秋、右春為正方向,這也和傳統中上北、下南、左西、右東的方向是一致的。如果以上冬、下夏、左秋、右春為正,我們就會發現中間兩大段文字中,十三行字的一段是正方向,而八行字的一段是顛倒的,那么這兩行文字又記載了些什么內容呢?

十三行一段文字最多,帛書的作者在此篇中特別強調的是“敬天順時”,他告誡人們,如果人們對上天的神帝祭祀不敬,違誤天時,上天便會降下災難,使四季失序、星辰亂行、草木無常;在地上呈現種種災異之象,如暴雨、山崩、地震、兵禍等等。這是帛書全篇內容的理論依據,在這里上天的神帝被描繪成一個能施德降罰的主宰,這種思想顯然是戰國以來“五行刑德”思想之所本。

作為上一篇神秘思想的故事背景,方向顛倒的八行一段講述了許多上古時代的神話故事,包括伏羲與女媧所生四子掌守天地、炎帝與祝融絕地天通等等,當我們將這些故事與古代文獻對證,可以發現,它們屬于南方楚民族系統的神話傳說,對補充了現存神話傳說的研究空白有著重要的意義。

而周圍十二篇方向旋轉的文字是帛書的用途之所在。每篇文字代表一個月份,略述該月的宜忌;例如某月可不可以嫁娶,某月可不可以用兵,某月可不可以建筑房屋等等。十二個繪制的神獸,應該也依次對應于十二個月份,但目前神獸的來源和含義,仍然讓人摸不著頭腦,有待進一步研究和探索。

這就是長沙子彈庫帛書,它不僅保留了大量戰國楚文字的字形,更遺存了上古時期的諸多原始禁忌。這種思想在后代歷史中影響極大,無論是在儒家的著作還是在諸子的學說中都有所反映,從上古神話到諸子哲學之間流轉與傳承的脈絡,仿佛就在這片帛書中觸手可及。

然而,可惜的是目前子彈庫楚帛書仍然流失國外,學者們的研究大都只能依托國外出版的照片和摹本進行,我們多么希望終有一天,這中國的國寶、長沙的驕傲能夠回到祖國的懷抱,回到湖湘大地上!

參考文獻:

《楚帛書研究(十一種)》,李零,中西書局2013年第1版。


49期马会通天报彩图